新闻-TASIQI.COM域名出售

首战失利小组淘汰?德国队还有重型武器,但弗里克会用吗

2022-11-24 00:00:00

从世界冠军,到出线困难户,或许只需要2场小组赛。

但更扎心的是,被逆转的德国队,史上首次连续两届世界杯,输给了不同的亚洲队伍,更是3个比赛日以来,首支输球的欧洲队伍。

输球不可怕,落谁头上谁尴尬。2022年以来一胜难求的日耳曼战车,继4年前输掉小组首战后,再度以相同战局嗅到了死亡气息。

然而,以德国队眼下的战术和人员,指望宁折不弯的弗里克为出线委曲求全,又何等困难?

想出线?防线先排雷

E组赛事打响前,几乎所有球评家,都为德国队防线捏了把汗,不管是三中卫还是四后卫体系,缺少足够靠谱的右后卫,始终是弗里克绕不过的无解难题。

然而,首战之后,德国队防线除去被《图片报》勉强给了及格分的诺伊尔,几乎全员迷失。

在比赛中,德国队防线的问题暴露无遗:吕迪格、聚勒等人更热衷的,是频繁的带球前插甚至射门,而在防守端则几乎都是用蛮力阻止对手推进。

原本该占据空战绝对优势的德国队,愣是将大把的定位球逐一挥霍,几乎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争顶成功。

作为本场日本队的突破口,无论是一打就穿的边路和中路结合部,还是从上半时就多次在高位围抢下慌乱不已的中卫,本场比赛德国队看似占据了进攻数据的绝对优势,实则险象环生。

若非诺伊尔仍强行完成数次神扑,VAR还对几次疑似禁区内犯规选择无视,德国队岂止只丢2个球?

但比发挥失常更令球迷担忧的,是德国队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防线的结构性问题,而把输球归咎于个人失误。

赛后,弗里克批评了表现糟糕的聚勒:“他在边路的失误,导致我们被甩掉了两三步,我们整场比赛都在为这样的失误付出代价。这些不该有的失误出现了,所以我们输球了。”

下半时几乎全程铁青着脸的弗里克,这样的“甩锅”毫无意义。

他排出的基米希和京多安双后腰,本身就对防线保护不足,且多次被对手针对性围抢得手,过多的丢球,导致了防线多次被动回收,更在下半时出现了多次尴尬的一对一,比起此前登场的英格兰、荷兰和法国,无论整体性还是个人发挥,德国队都要逊色不少。

考虑到下轮对手西班牙更加强大,基米希回归右后卫,几乎势在必行。毕竟,格雷茨卡在替补出场的有限时间里,已经展现出对抗和保护优势。

面对斗牛士更加凌厉的边锋群突击,一个能回收保护肋部的万能胶基米希,显然比本场首发的任何后卫都靠谱。

高中锋,别再藏着了

在维尔纳伤退后,有关不来梅中锋菲尔克鲁格将一步登天,成为首发的预测,在世界杯前对垒阿曼的热身赛后,迅速回归死寂。

首战弗里克的选择,仍旧是哈弗茨——无他,在传控体系下,切尔西的9号半,似乎能更好地保持与中场的距离。

但形势永远比假设更无情。在英超就一直慢半拍的哈弗茨,面对脚下频率更快的日本队防线,愈发一筹莫展,而他在禁区内牵制力的不足,也使得日本队有充足人手和信心,封锁格纳布里与穆西亚拉的行进路线。

一个蹩脚中锋堵死一整条进攻线,勒夫时代球迷无数次痛心疾首的情景,不幸在越踢越像前任的弗里克身上复刻了。

一个再显著不过的事实是,如果下轮对垒西班牙,哈弗茨继续担任9号位,恩里克重现欧国联时6球“辣手拆车”,简直不需要动脑筋。

菲尔克鲁格首发,虽然是弗里克最不愿甚至不屑的招数,但却是最简单管用的招数。

毕竟,本届同样不走寻常路的西班牙,眼下甚至凑不齐一对首发中卫,只能用罗德里客串,但无论恩里克是否继续变阵,斗牛士缺少具备防空优势的高大中卫,是不争事实。

西班牙的“明牌”面前,弗里克会果断选择传中吗?对于寻常教练而言,这或许是不假思索的决定,毕竟德国队不但有高中锋,中场和防线也不乏头球好手。

可自从和拜仁负气分手,重返国家队以来,弗里克似乎就有意和自己在拜仁操持的高节奏进攻划清界限,哪怕国家队不乏基米希、劳姆等边路传突好手,也格外吝啬直接起高球打到对方禁区。

想太多,只会白给

两届世界杯,背靠背被韩日逆袭,放在任何球队,都会怀疑人生,何况是4次捧起世界杯的德国。

论才华、天赋和想象力,德国永远不是国际足坛的第一阵营,但在精神层面,至少德国队曾经永远是独一档的存在。

然而,这些旧日德国队的看家法宝,已经消磨殆尽。那些仍带着斗志和血性的传统德式球员,不再是主帅的心头好,而如影随形的,则是近两届世界杯4场小组赛遭遇3次失利,被各路人马欺凌到头上的尴尬。

但德国队在肉眼可见的问题上,选择了视而不见,甚至自我宽慰。而对比赛本身的分神,正成为这支国家队的最大敌人:

对阵日本之前,德国将帅讨论更多的是政治话题,而不是对手日本。

很难想象,对足球如此轻率甚至草率的态度,会在德国队身上一再重现。如果弗里克和弟子们,不想重蹈4年前的覆辙,那么放下所有虚幻和陶醉,忘掉足球之外的一切,是起码的前提。

毕竟,在经历了上届史无前例的小组赛溃败之后,德国队更现实的期待,是打出自我。毕竟,输掉首战之后,出线主动权早已不在自己手中的德国,不但后两场输球容错率为零,还要寄望西班牙发扬风格。

与其看人脸色,何妨做一回自己?但在弗里克心中,“做自己”或许是继续坚持那些已在明处、却从来不改的错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