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-TASIQI.COM域名出售

毕了业的何同学,陷入“赛博丁真”困境里?

2022-08-13 00:00:00

文 | 棠棠 

时隔四个月,B站知名科技区UP主“老师好我叫何同学”终于发布了新作品。

毫不意外地,他的视频被推上平台热门,针对新作的知乎问答冲到热榜第三,何同学本人发的微博截至发稿也收获了近40万点赞,诸如“太厉害”、“赛博丁真”之类的论调同时充斥在评论区。

作为B站顶流之一,何同学的每一次“回归”都在证明自己的影响力;而关于他的争议,也扩散到B站之外。尤其自去年毕业以来,舆论场上关于何同学的评价逐渐呈现两极分化现象:一面是追捧,一面是嘲讽

如何评价《我做了一个自己打字的键盘…》?

8月12日晚,何同学发布了他的新作品《我做了一个自己打字的键盘...》。据视频内容,为了缓解打字习惯引起的小拇指疼痛,何同学花50个小时做了一款以电磁铁为轴体的键盘。如此,通过旋钮或修改代码就可以调节按键的力度,还能实现键盘自动打字。

遗憾的是,这款键盘并未解决其打字时小拇指疼痛的问题。但制作过程中,看到印着字符的小方块此起彼伏,何同学想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《文字》表演。于是他又花500个小时,制作897个字模,完成了对国师作品的一次“复刻”。

当微缩版的“活字阵”出现阵阵涟漪,何同学的视频再一次成为引起热议的爆款。虽然没有此前被夸成“中国乔布斯”那么高调,但满屏的赞美用山呼海啸来形容也并不夸张。

相比活字阵带来的视觉冲击和情感共鸣,围绕视频前半段那个键盘的争议则要多得多。有相关专业的网友提到,这款键盘并没有什么技术难度,何同学画pcb的能力有待提高;也有观点犀利地指出,何同学对自己核心竞争力的定位出现偏差,不如重新开始测评。

巧合的是,就在前不久,同样是B站科技区UP主的华为天才少年“稚晖君”也发布了一支自己制作“模块化机械键盘”的视频。他从头开始设计键盘,并加入智能交互模块,还在视频下方附上了软硬件开源地址。

同一领域,同样是键盘,很难不被放在一起比较。但无论是从专业背景还是内容创作的方向来看,何同学和稚晖君都不是同一类型的选手。更会联想的朋友,还在评论里提到了手工耿的“自制钢琴烤串车”,表示其做出的“涟漪”也挺好看。

这些负面评价总价下来就是,“何同学在技术上比不过稚晖君,趣味上也不如手工耿”。一群人以此为由头开始了争论,千万级别粉丝的何同学,被夹在“稚晖君和手工耿”之间,上下不得。

被嘲“赛博丁真”背后,何同学不再是同学

这已经不是何同学第一次饱受非议了。

毕业前夕,何同学在杭州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。2021年7月毕业后,何同学正式成为一名全职UP主,这意味着他将以此为生,要兼顾内容、流量和盈利。

2021年10月17日,何同学发布了自己毕业后的首期视频,复刻了一款苹果放弃的产品——无线充电板AirPower,甚至比原版更多功能、更炫酷。视频中植入了一款乐歌升降桌,受视频影响,乐歌股份当日上涨13.51%,公司市值增加近5.5亿元

初入社会的何同学,以拉动上市公司股价的方式,证明了自己作为内容创作者的商业价值。但视频爆火后,有网友提出小米此前已有类似产品,视频里的科技含量也不高,甚至10多天后就有另一位B站UP主用仅十分之一的成本做出了“何同学同款”。

被称赞为“中国版乔布斯”之后,何同学有四个月没有发布视频。当然,他的更新节奏一贯如此。今年2月,何同学发布了毕业后的第二期作品,《我用108天开了个灯......》。这支视频记录的,大概是经历一系列设计改装,耗时3个月之久,何同学终于做出了一款能够远距离开灯的自瞄抛球装置。其实这还是一个带货视频,露出的是科沃斯扫地机器人。尽管这种奇奇怪怪没什么用的产品确有受众,但整个视频绕了一大圈,始终有一种“可以但没有必要”的感觉

最重要的是,有不少评论指出:“何同学总把有技术含量的环节草草带过”、“用细枝末节的改动体现技术性”。因此,其作品被质疑为看上去很唬人,实际上没有技术难度甚至真实性存疑。“赛博丁真”一词也由此而来。

在这里,我们不评价网友用“XX丁真”这个比喻来表达喜恶是否恰当。但可以推测的是,何同学和他的团队一定注意到了这种声音。毕业后的一年里,何同学一共发了5支作品,除了毕业作品外有三支都是手工向,致力于呈现其技术和趣味。

回到开始:何同学是怎么火起来的 

当我们谈论一个人“翻车”时,不妨来回忆一下,他是怎么火起来的?

吐槽iPhone X Face ID,是身为果粉的何同学成为B站科技UP主的第一个作品。他最早的视频大多也是数码产品的测评,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视频创作者。直到2019年6月,何同学发布了一条名为《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》的视频。这支视频目前在B站被播了2948.5万次,至今仍是他播放最多的作品。

那一年,是5G元年,何同学的视频踩中了宣传方向和讨论热潮。他的作品被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央视等官媒转发推荐,他本人也在次年2月得以与苹果公司CEO库克远程对话。

何同学的成名同样离不开平台对知识类UP的力捧。可以说,何同学是在种种偶然和个人才能叠加下,被驾到了很高的位置上。以安迪·沃霍尔的话来说,“这是他的15分钟”。

“15分钟后”的何同学没有就此陨落,也没有直播带货。成名之后,何同学的选题不再是单纯的数码测评,而是变成了“80年代的电脑能做什么”、“用一万行备忘录做了个动画”、“拍一张600万人的合影”这样脑洞大开又“贼有意思”的尝试。

在这些作品里,何同学用他娴熟的拍摄剪辑能力、满怀情怀的文案、科技与人文结合的浪漫打动了数以百万计的观众。正是“来自1984年的微笑”之类触动人心的内容,让何同学区别于一般的数码科技UP主。

在何同学最近一年的作品里,我们仍然能看到这种“浪漫”,但很明显,他在调整自己的创作方向。

在键盘之前,何同学还更新了一个名为《我找到了我最喜欢的数码产品,但是...》的作品。视频中,他提到自己逐渐陷入了一种困境,就是找到的可以做出有意思视频的产品越来越少了。因此,他很喜欢借助3D打印将自己有意思的想法转化为现实,这大概也是我们接连看到AirDesk、抛球开灯装置、自动打字键盘等手工向产品的原因。从这个角度讲,何同学的确在坚持初心,像他账号简介里写的那样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“赛博丁真”之类的揶揄可以被忽视。何同学本身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,拓宽内容类型、展示动手能力是创作者自我革新的表现。但尝试本身,就要承担成本和失败的可能。更何况,结合何同学的更新来看,过长的创作周期势必会磨损观众的耐心,无形中也拔高了观众的期待。

何同学曾在多次采访和分享种提及,学生身份是一种保护伞。而当他不再是“同学”,观众就不会那么宽容了。何同学现在,就是在经历他的“后同学时代”。